2015年3月24日星期二

抗美援朝时子虚乌有的“细菌战”

中方防疫部队进入疫区

近期《炎黄春秋》发表的原抗美援朝志愿军卫生部长吴之理先生的遗作《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披露了一个重大史实,即我们历来宣传的美国在战争中使用了细菌战一事,其实并不存在。

据吴先生文,此事是这样发生的:

1952年1月28日,美军飞机飞过志愿军42军驻地(朝鲜平康郡)后,42军卫生部长高良,发现雪地上有一些跳蚤、苍蝇及类似蜘蛛的昆虫,高良对于在严冬之际雪地上出现跳蚤、苍蝇的情况,很为警惕,怀疑美军在搞细菌战。

其实,后来知道了,高良发现的跳蚤,不是常见的跳蚤,而是一种称为“雪蚤”的小虫,与跳蚤不属同类,在朝鲜的雪地上经常有,朝鲜人对此司空惯见不以为奇。

42军卫生部便将高良的发现,电告了志愿军总部及其卫生部,并送去了几十个标本。

志愿军总部接报后,彭德怀高度重视,便将此情一方面上报中央,一方面电告志愿军各部,要各部队注意。

这一来,上上下下都有些紧张了。

志愿军各部也都送来了不少关于跳蚤、大老鼠、死蛇之类标本及报告,怀疑是美军空投。

但是,志愿军总部卫生部对送来的标本都作了化验,并没有发现那些标本带有什么病菌。而且,也了解到在朝鲜严冬出现雪蚤、苍蝇,是正常情况。

同时,吴之理部长认为,即便美军要搞细菌战,也没有在昆虫不能繁殖的冬天进行的道理;何况,发现跳蚤等的地方,都是在前线,与美军阵地靠得很近,若是细菌战,风向一变,美军自身便会殃及,美军不会这么愚蠢。特别重要的是,各部队虽都有发现雪蚤、苍蝇之类的报告,但并没有发生死人事件。

因此,在志愿军总部会议上,吴之理便提出了自己的怀疑,认为可能不是美军搞细菌战。

对此,彭德怀当即指责吴的观点,说吴是“美帝国主义的特务,是替敌人说话”。

当即志愿军总部成立了一个“防疫办公室”,以进行反细菌战的工作。

恰好此时,美军前线也出现了一些死亡病因不明的士兵,美军方面也怀疑是不是有细菌战的因素。大概严冬雪地上发现“跳蚤”的事,美国人也很迷惑。于是派了当年日本在中国东北的细菌研究部队(731部队)的头头石井,来进行调查。

然而,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头头的出现,则让中、朝方面认定是美国人在派日本战犯搞细菌战。

影响中央认定这件事的,是中央卫生部常务副部长贺诚的判断。贺曾在东北工作,对日本731细菌部队的情况很熟悉,他见日本战犯石井到了朝鲜,便认为与美军搞细菌战有关。

于是,2月2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中、朝两国政府强烈谴责美国搞细菌战的声明。

《人民日报》文章发表的第二天,志愿军卫生部长吴之理对副部长朱直光说:“这一来我们就会被动了。”意思是一件并未确认的事,却为中央认定,这将使志愿军卫生部的工作带来麻烦。

朱便说:今后只有做文章了。

此后,中央卫生部组织了一个数十名专家组成的“防疫检验队”,来到朝鲜,帮助进行反细菌战工作。但是,也未发现真正的细菌战会要用的病菌,并且,此后一年中,也没有发现与细菌战有关的死者与患者。

与此同时,以英国科学家李约瑟为首、苏联科学院院士茹柯夫为副的国际科学家调查团也来了。这些科学家是真的相信美军搞了细菌战的,他们来朝鲜是为了搜集证据。

所谓细菌战,原本是并没有的事。现在科学家们来打证据,怎么办?

只有造假。

二个连级军官在一个森林的小木屋内,发现了大量的跳蚤,连忙上报。

这便作为一个重大证据。

但是,在无人居住堆放杂物的小木屋中,跳蚤繁殖很快,是很正常的事,并不一定与细菌战有关。

为了使科学家们相信这个证据,部队在上报时便没有说是在小木屋内发现的跳蚤,而谎称是在森林的露天里发现的。并对那二名军官进行说服,以对敌斗争的需要,让他们向科学家作假证。

鼠疫杆菌是细菌战不可缺少的病菌。但细菌战一事原本并不存在,这鼠疫杆菌又怎么会有呢?

为了应付科学家调查团,志愿军卫生部长吴之理只好向中央卫生部贺诚求援,派人到东北沈阳取回两个密封铁管的鼠疫杆菌菌种,作为朝鲜发现的证据,交给科学家调查团。

吴之理担心这样做,仍难蒙过调查团,便向一位同事说:“万一到时仍难证明细菌战事,你就给我注射这种鼠疫菌,让我死,就说志愿军卫生部长染上美军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铁证。”

做假看来是成功了。

国际科学家调查团回北京后,均签字发表了一个500页的讯查报告,认定美军搞了细菌战。

与此同时,几名被俘的美军飞行员,也向科学家调查团当面叙说了他们投下细菌弹与“不爆炸的炸弹”的经过。《人民日报》也刊载了他们的说法。

这几名美军战俘后来回到美国,受到了审判,审问他们为何乱说莫须有的细菌弹之事。这几名战俘说,当时在战俘营,中方人员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这样说,就可以释放他们。所以,他们便按中方求说了那些话。

但是,显然苏联的科学家没有完全相信这件事,他们一回国就向斯大林做了汇报。因此,苏共中央即向中共中央来电说:细菌战是一场虚惊。

接到苏方电报后,周恩来总理便将解放军总后勤部长黄克诚与主管后勤卫生的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找来,问他们:“你们做了手脚没有?”

洪学智答:“做了。不然那时没法交差。”

由此,当时,我国正派人在欧洲进行反对美国搞细菌战的宣传活动,周总理当即下令撤回这种宣传。

从此,我们不再提美军搞细菌战之事。

但此事仍属国家机密,下面的人并不知道。所以,编书编教材的人,便老是将美军搞细菌战的事,编入书中。

误导了多少人啊!

到八十年代,军事科学院编百科全书,黄克诚要吴之理向百科全书编辑人员传达他的意见:美帝没有在朝鲜搞细菌战,现在两国关系也不坏,不宜再说这个问题。

吴之理曾向黄克诚表示:当时他做了假,欺骗了科学家,很对不起他们。

黄即安慰说:你不用这么想。搞政治斗争嘛,而且你一开始就表示了对细菌战的看法,很不容易,你已经尽到责任了。

可见,很多“历史”,是由政治需要而被制造出来。

2013/11/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