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7日星期一

日本就二战战争道歉发言列表

按1:令饱受洗脑教育的中国人惊讶的是:日本并非如天朝主流媒体所言“从未为自己的侵略道歉或反省”,恰恰相反,哪怕从中日邦交正常化的1972年算起,日本也从未停止过对自己历史上的侵略行为道歉或反省。
按2:这里的“道歉”是指官方或以官方名义发言的、针对二战期间的战争罪行进行的道歉。出于全面的考虑,本文收录部分以个人名义发表的道歉/反省言论。
===================


本文部分来自wiki,但保持不断更新中。

日本就战争道歉发言列表内总结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政府官员或相关人士就战争的道歉发言。战争结束后,日本于1945年9月2日在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战舰举行了投降仪式,随后接受了波茨坦公告。

在韩国、台湾和中国大陆,要求日本政府就战争道歉是个依然存在的话题,许多百姓和政府官员都断言日本从未对发动战争道歉。2010年12月,一个台湾慰安妇指责“日本政府仍然拒绝道歉的所作所为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也说“日本政府有责任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并向受到侵略的其他国家道歉”。

1950年代

1956年,日本退役军人远藤三郎访华时递交军刀表示歉意。毛泽东说:“我要谢谢你们啊,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让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了。”并回赠齐白石的国画。

1957年,日本首相岸信介对缅甸人民说:“我们对在战争中我们对缅甸人民的作出的伤害深表抱歉。作为赎罪,哪怕只是消解一部分的伤痛,日本愿做出所有的战争赔偿。今日的日本不是过去的日本,而是像我们宪法所表明的,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

1957年,日本首相岸信介访问澳大利亚时说:“出于我正式的责任,和我个人的渴望,我向澳大利亚人民表达我们对战争中发生的事情深表抱歉”。

1960年代

1961年,日本左翼政治家、日中输出入组合理事长南乡三郎对毛泽东表示道歉:“日本过去侵略了中国,这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我认为将来日本变成中国的一个省就好了。”毛泽东答复:“不能这么看嘛。”“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军阀。”

1961年1月24日,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在会见毛泽东时也当面谢罪道歉,毛泽东做了类似的“不用道歉”的答复。

1964年7月10日,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向毛泽东表示道歉:“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害,我们大家感到很抱歉。”毛泽东表示:“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
(注:此文甚至引发了新华网专门的辟谣文章《新华网:正确理解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一语》,但新华网的文章被绝大多数网友视为对中共抗日的高级黑文章。)

1965年2月17日,日本外相椎名悦三郎应韩国外务部长官李东元的邀请访问韩国,首次就过去的历史问题向韩国表示公开道歉

1970年代

1972年9月29日,首相田中角荣说:「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日本方面重申站在充分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复交三原则』的立场上,谋求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这一见解。中国方面对此表示欢迎。」

在代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中日联合声明》里,日方以官方形式明确表示:“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这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后的首次对中国大陆的公开官方道歉和反省。


1980年代

1982年8月24日,首相铃木善幸。「我沉痛地了解到,日本在过去的战争中所造成的严重伤害负有责任。」,「有必要认识对于『侵略』的批评。」
田原總一朗(2000年):〈教科書問題での記者会見〉,載《日本の戦争》第161頁,東京:小學館。

1982年8月26日,内阁官房长官宫泽喜一。「一、日本政府和日本国民深刻认识到过去我国的行为,曾经给包括韩国、中国等亚洲各国的国民以极大的痛苦和损害,站在反省和决心不能让这类事件再度发生的立场上,走上了和平国家的道路。我国对韩国,曾在昭和40年的《日韩联合公报》中,阐述了『过去的关係令人遗憾,对此进行深刻反省』的认识,对中国,则在《日中联合声明》中,阐述了『痛感过去日本国通过战争,给中国国民造成重大损害的责任,对此进行深刻反省』的认识。这也就确认了,上述我国的反省和决心,这种认识现在也没有任何改变。二、该《日韩联合公报》,《日中联合声明》的精神,在我国的学校教育,教科书审定之际,也当然应该受到尊重,而今天韩国、中国等国家对于此有关的我国教科书的记述,提出了批评。作为我国,在推进同亚洲近邻诸国友好、亲善的基础上,要充分听取这些批评,政府有责任予以纠正。三、为此,在今后的教科书审定时,要经过教学用图书调查审议会的审定,修改审定标准,充分实现上述宗旨。已经审定过的教科书,今后要迅速採取措施,实现上述同样宗旨。在实施这些之前,作为措施,文部大臣要表明见解,使上述第二项宗旨充分反映在教育方面。四、作为我国,今后也要努力促进同近邻国家国民的相互理解,发展友好合作关係,对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

1984年9月6日,昭和天皇于韩国总统全斗焕访日时表示。「本世纪一段时期,两国之间有一段不幸的过去,实在令人遗憾;我认为不应该重複。」

1984年9月7日,首相中曾根康弘。「为贵国及贵国人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感到深深的遗憾」
田原總一朗(2000年):〈歓迎昼食会〉,載《日本の戦争》第161頁,東京:小學館。

1989年4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鹏访日,日本明仁天皇在会见时谈到中日间不幸历史时,第一次以「表示遗憾」这种方式表达歉意。

1990年代

1990年4月18日,外务大臣中山太郎。「韩国人被强制迁移到库页岛劳动,违反了自己的意愿,而是根据当时日本政府的意思。[他们在]战争结束后仍然不能回到祖国,只能留在当地生活。日本对此悲剧抱着至诚的歉意。」
(〈第118回国会衆議院外務委員会議録3号平成02年04月18日〉第68段發言,載日本國會會議紀錄檢索系統,存取於2007年1月26日。)

1990年5月24日,明仁天皇。「我国带来这一不幸时期,想到贵国的人民感受到的苦况,我只能感到痛惜之情。」

1990年5月25日,首相海部俊树。「过去一段时期,朝鲜半岛的各位人士因为我国的行为而经历了难以承受的痛苦和悲伤。藉着欢迎总统阁下这一机会,我作出谦虚的反省,并希望表达率直的歉意。」

1992年1月16日,首相宫泽喜一。「我们日本国民,首先必须想起过去一段时期,贵国国民因为我国的行为而经历了难以承受的痛苦和悲伤这一事实,而且不得忘记反省之情。作为总理,我希望再次对贵国国民表达反省及歉意之情。」

1992年1月17日,首相宫泽喜一。「关于我国与贵国的关係,我们不得忘记在数千年的交流之中,在历史上的一段时期,我国是加害者、贵国是被害者这一事实。朝鲜半岛的各位人士因为我国的行为而经历了难以承受的痛苦和悲伤,我想藉此再次表明衷心的反省及道歉之意。最近有人提及所谓从军慰安妇的问题,我认为这种事情实在令人痛心,实在是非常抱歉。」

1992年7月6日,内阁官房长官加藤紘一。「不论国籍、出身地,作为所谓从军慰安妇而感受过难以描述的痛苦的所有人士,政府希望再次表达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我们]坚决不重複这样的过去。在这样的深刻反省及决意之下,日本将坚持和平国家的立场,并致力建设面向未来的新日韩关係,以及与毗邻各亚洲国家及地区的关係。」

1993年8月4日,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发表了有关慰安妇关係调查结果,后称《河野谈话》。「无可否认,这件问题在军方的参与下,深深损害了众多女性的名誉及尊严。政府藉此机会,再次不论国籍、出身地,向作为所谓从军慰安妇而感受过多次痛苦、身心负着难以癒合的伤口的所有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

1993年8月23日,首相细川护熙。「经过四十八年,我国现在得以成为享受繁荣与和平的国家。这是建于上次大战中可敬的牺牲之上,是先辈人士功绩的成果,我认为决不能忘记。我们希望藉此机会,要向世界明确表示反省过去的历史,以及崭新的意志。首先在此,由于我国过去的侵略行为及殖民地支配等,而感受过难以承受的痛苦与悲伤,我们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与歉意之情。」

1992年10月23日,明仁天皇(Emperor Akihito):“中日两国的关系源远流长,在一段不幸的时期里,我的国家给中国人带来了深重苦难,对此我深感痛心。”(明仁天皇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一场宴会上发言)。

这是日本天皇首次到访中国。他的父亲裕仁天皇(Emperor Hirohito)在战争期间在位,于1989年逝世。

1993年9月24日,首相细川护熙。「我使用了『侵略战争』、『侵略行为』词语,以直率地表达一项共同的理解:过去我国的行为令很多人感受难以承受的痛苦与悲伤,并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与歉意之情。」
(〈第128回国会参議院会議録3号平成5年9月24日〉第30段發言,載日本國會會議紀錄檢索系統,存取於2007年3月9日。)

1994年8月31日,首相村山富市。「过去一段时期,我国所作的行为不止为国民带来众多牺牲,更给亚洲邻近诸国的人们留下难以癒合的伤痕。我国过去的侵略行为及殖民地支配等,令众多人士感受到难以承受的痛苦与悲伤;对此,我基于深刻的反省、决心不战之情,认为日本前进的道路,是要竭尽所能地迈向创造世界和平。我国必须正视与亚洲邻近诸国关係的历史。日本国民与邻近诸国国民携手为亚洲、太平洋开拓未来,不可或缺的是克服双方痛苦后所建立的互相理解与互相信赖此一稳固基础……所谓从军慰安妇问题,是深深伤害了女性的名誉与尊严的问题,我想在此机会再次表达衷心的反省及歉意之情。包含这类问题在内,我国认为表示歉意与反省之情[的方法],是要正视并正确地告诉后世过去的历史,以及努力进一步推进与相关国家的互相理解。本计划继承了这一种心情。」
村山富市使用的词语不仅仅包括代表“深切忏悔”的“反省”(hansei),还包括“御诧”(owabi),它被翻译为“由衷道歉”。他还说:“同时谨向在这段历史中受到灾难的所有国内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

1995年6月9日,众议院决议。「正值二战战后五十年,本院谨向全世界的战争受难者及牺牲者致以追悼之情。另外,念及世界近代史众多殖民地支配及侵略行为,认识到我国在过去作出这样的行为,并尤其给亚洲诸国国民带来痛苦,本院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情。」

1995年7月,首相村山富市。「所谓从军慰安妇……这个问题,在日本军的参与下,深深伤害了很多女性的名誉与尊严,这是完全不能原谅的。从军慰安妇身心负着难以癒合的伤痕,我对此致以深切的歉意。」

1995年8月15日,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谈话,后称《村山谈话》。「我国在不久的过去一段时期,国策有错误,走了战争的道路,使国民陷入存亡的危机,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和痛苦。为了避免未来有错误,我就谦虚地对待毫无疑问的这一历史事实,谨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时谨向在这段历史中受到灾难的所有国内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战败后50周年的今天,我国应该立足于过去的深刻反省,排除自以为是的国家主义,作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促进国际协调,来推广和平的理念和民主主义。与此同时,非常重要的是,我国作为经历过原子弹轰炸的唯一国家,包括追求彻底销毁核武器以及加强核不扩散体制等在内,要积极推进国际裁军。我相信只有这样才能偿还过去的错误,也能安慰遇难者的灵魂。 」

2000年代

2001年10月8日,首相小泉纯一郎。“今天我有机会参观了这个纪念馆,再一次痛感到战争之悲惨。我对遭受侵略而牺牲的中国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怀着这种心情观看了这里的许多展览。我感到,决不允许再次发动战争,些许这是对因战争惨剧而倒下的人们的一种告慰吧。我们都会在这样的心情下认识到,日中关系是不仅仅有益于日中两国的友好和平,同时也有益于亚洲和平及世界和平的非常重要的双边关系。”

2005年4月22日,首相小泉纯一郎。对于过去殖民统治和侵略“深刻反省和发自内心的道歉”,强调今后日本也将继续走“和平国家”的路线。

2005年8月15日,首相小泉纯一郎发表谈话,后称《小泉谈话》。“我国由于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和痛苦。我谦虚地对待这一历史事实,谨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时谨向在那场大战中遇难的所有国内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我们决心不澹忘这一悲惨的战争的教训,决不会再次使兵戎相见,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做出贡献。……我国战后的历史正是以实际行动体现对战争反省的60年。”

2007年3月11日,首相安倍晋三。「向当时心灵受到创伤、饱受艰辛的的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日本政府]将继承[1993年]官房长官河野洋平的谈话,这是一贯的立场。……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以及桥本龙太郎都给前慰安妇寄出[表示道歉的]信函,那样的心情完全没有变化。」
安倍首相當時出席日本放送協會節目。他前一天聲稱日軍強迫亞洲婦女充當「慰安婦」缺乏證據。安倍道歉發言原文載〈慰安婦問題「心からおわび」=安倍首相〉,時事通訊社2007年3月11日11:42 (UTC+9)報道;中文翻譯載〈安倍:由衷向慰安婦道歉〉,載香港《明報》;〈安倍改口向「慰安婦」道歉〉,載《大公網》,2007年3月12日。

2007年3月26日,首相安倍晋三。「此刻,我在这裡以首相的身份致歉,我们的立场在『河野谈话』里已经表明。我对经历过那些困境的人感到同情,我为他们在当时被置身于那样的环境表示歉意。」
安倍當時向日本國會一個委員會發言。譯文轉載自〈安倍再次向「慰安婦」道歉〉,載《大公網》,2007年3月27日。另見路透社、CNN轉載美聯社報道。

2008年10月25日,参加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的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回国前,接受了中国央视《高端访问》栏目的採访,表示愿意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并不认同中国威胁论的可能。

2009年5月9日,日本政府通过日本驻美大使馆向在巴丹死亡行军事件中受到伤害的美国战俘道歉

2010年代

2010年2月11日,日本外相冈田克也出席了在韩国外交通商部厅舍举行的韩日外长会谈,并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中称:“我能理解失去国家,且韩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受重创的心情。我认为应该铭记被合并方的痛苦,并绝不能忘记受害者的心情。在此基础上,我们要展望今后的一百年,并加强走向未来的友好关系。”

2010年8月10日,在韩日强制合併10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内阁会议上发表谢罪谈话,菅直人说:“要拿出勇气直面历史,承认历史,并真诚地反省过去的错误。给人带去痛苦的一方轻易就会忘记历史,但承受痛苦的一方往往会难以忘却。对于殖民统治造成的损失和痛苦,将痛彻反省,由衷地表示歉意。”

2010年9月13日,日本外相冈田克也在与二战期间被日军俘虏的美国老兵会晤时表示:“在战争中,你们都受到了不人道的待遇,境况艰难。我谨代表日本政府,向各位表达深深的、诚挚的歉意。”

2010年12月7日,日本首相菅直人为二战期间实施殖民统治向韩国人道歉

2011年3月3日,日本外务大臣前原诚司就日军的残酷对待向一群曾被日军俘虏的澳洲军人道歉

2011年12月8日,外务大臣政务官加藤敏幸为日军于香港战役中对加拿大军人的态度和行为道歉

2013年1月9日,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南京向日军战争罪行的受害者正式道歉,并敦促日本政府承认日中两国之间存在领土主权争议。

2013年11月,鸠山由纪夫在香港城市大学出席讲座时两次为日军侵华行为道歉,并认为即使国家处于战争时期这些暴行也不可接受,而他作为日本平民有义务为此向中国人民致歉。他表示,曾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参观,亲身面对众多历史事实,从照片看到日军在城内杀害无辜平民,也读到日本媒体在当时如何讚扬这些暴行。他指日本有责任宣佈永久中止战争,以澄清国际间的争论,并向全球宣扬非军国主义。

2015年8月14日,首相安倍晋三在战争结束七十周年之际经内阁会议同意发表谈话:「在国内外所有死遇者面前,深深地鞠躬,并表示痛惜,表达永久的哀悼之意」,在军妓问题上,表示「我们也不能忘记,在战场背后被严重伤害名誉与尊严的女性们的存在」。「我国对在那场战争中的行为多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时表示「这些历代内阁的立场今后也将是坚定不移的」。

2015年8月15日, 日本明仁天皇出席日本全国战死者追悼仪式并发表致辞,称对第二次世界大战表示“深刻反省”,这是天皇首次采用这一措辞。

2016年8月15日,日本在东京武道馆举行“全国战殁者追悼式”。日前表达强烈退位意向的日皇明仁,与皇后美智子一同出席战败投降日纪念活动。明仁在纪念仪式再次提到了深刻反省,又为战争带来伤亡感到悲伤,不希望再有战争。安倍在致辞中表示将谦虚地面对历史,为世界和平与繁荣作贡献,并称为生活在明天的后代开创充满希望的国家未。他重申:“决不让战争的惨祸重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