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为了给党媒洗地,五毛挖空心思编造各种嫖娼理论

雷洋案虽然声音渐小,但仍然没有结论。一方面是律师提出了正式报案书,提出了这个案子中的种种疑点,另一方面是网友自发实地勘测,从实际角度提出了物证分析。

在案情讨论中,五毛们一直活跃在宣传阵地的第一线,拼命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为党媒站岗洗地,甚至不惜亲自上阵,摆出一脸老鸨的模样,“发明”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嫖娼理论,就为了“证明”:雷洋在当天嫖娼了——

“打飞机带套不丢,这是此行业规定,这个你不懂,不是什么奇葩。”

“小姐不拿这个(避孕套)去领工资吗,你以为钱是直接给小姐吗。还有一般会保留(避孕套)几天,以防后患。”(弱问五毛:“后患”是啥?)

“(拿套套领工资是因为)越小的店这方面管理越严”

五毛还主动分析了雷洋的心理活动,证明“他肯定是嫖娼”:
按照五毛的这个逻辑,以后《解救吾先生》这个事情如果发生它或者它家里人身上,它应该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就证明它心虚

说了这么多,这个五毛到底想说什么呢?其实很简单——
“主流媒体的走向是向着警察的”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雷洋案输多胜少”

“再不要乱猜了”


还有其他五毛,已经直接替雷洋决定了:就喜欢8分钟,不喜欢45分钟

五毛们挖空心思编造了这么多嫖娼理论(“戴套打飞机”“凭套领工资”“就喜欢8分钟”),把自己形容得跟个老鸨一样,对这个行业摆出熟门熟路的架势,洗地到这个程度,舔菊也是费尽心力了。

原文链接


#五毛答问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