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

为什么要维护张无忌这个核心

文/杜宝俊

《倚天屠龙记》里的明教,其最高权力——教主一职的承续,是由上一任教主指定接班人,同时交接信物——圣火令。

圣火令是波斯山中老人霍山所铸,刻着他毕生武功精要,和明教同时传入中土,成为教主令符。不难理解,圣火令本质是明教的理论体系,身为教主,如果不掌握这个理论体系,就失去了“道统”上的合法性。

对新任教主来说,上一届教主的指定,赋予了“法统”合法性;再掌握圣火令,有了“道统”上的合法性,这样才能有令有权,有名有实。

但是,到了第31代教主手中,圣火令丢失。这导致32代、33代教主(阳顶天)有权无令,用灭绝师太的话说,“这教主便做得颇为勉强”。其实就是这两任教主虽有教主之权,但没有自己的理论体系。

后来,阳顶天猝死密道,遗书也未能传出,导致明教出现前所未有的局面:上一任教主失踪,没有遗嘱指定接班人,没有圣火令,这下一任教主如何产生?

此时明教有左右光明二使(杨逍、范遥),四大护教法王(黛绮丝、殷天正、谢逊、韦一笑),还有五散人(说不得和尚,铁冠道人、冷谦、周颠、彭莹玉)。即使不算失踪的范遥和黛绮丝,中央也有九巨头。地方上则有香主、堂主;军队方面有五行旗。

杨逍、范遥地位虽高,但二十多岁,显然无法服众;殷天正虽老,但实力又欠缺;五散人,顾名思义,就是顾问角色,既无根基,能力也不够。

阳顶天执政时期,靠过人的能力和手腕,成为这个领导班子的核心,这也导致后阳顶天时代,这群人中并没有木秀于林者,能够成为当仁不让的新核心。

不要说那个时候没有选举一说,即使选举,也很难有人能得票过半。

于是,明教分裂了。

地位最高的光明左使杨逍,虽然守着光明顶,但政令也不出光明顶。

用周颠的话说:你职位虽然最高,旁人不听你的号令,又有何用?你调得动五行旗么?四大护教法王肯服你指挥么?我们五散人更是闲云野鹤,没当你光明左使者是甚么东西!

光明右使范遥,毁容隐遁。

紫衫龙王黛绮丝出走;白眉鹰王殷天正另立门户;金毛狮王谢逊精神失常;五散人和杨逍因教主之争,更是赌气不再踏入光明顶。

由于统率无人,一个威震江湖的大教竟闹得自相残杀、四分五裂。置身事外者有之,自立门户者有之,为非作歹者亦有之,从此一蹶不振,危机百出。

直至引来生死存亡之祸——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

这一点,明教高层看得很清楚,就像韦一笑所言:六大门派所以胆敢围攻光明顶,没将本教瞧在眼里,还不是因为知道本教乏人统属、内部四分五裂之故。

对于明教高层来说,需要一个领导核心,这是共识;谁来做核心,这是分歧。

即便大敌当前,这个分歧也无法调和,五散人+韦一笑+杨逍,一言不合就动手。终于导致了七大高手被圆真所乘,明教教众面临被六大门派砍瓜切菜的死局。

这个时候,天上掉下来一个张无忌。

首先他是殷天正的外孙、谢逊的义子,是明教“自己的孩子”。

其次他武功高强,品性纯良,德才兼备。

第三他早就有恩于五行旗、杨逍,更是挽狂澜于既倒,在光明顶救下了整个明教,这政绩,是不世之功,形同再造明教。

所以,明教历史上,一个史无前例的教主产生了,他既没有法统,也没有道统,他是由明教各派系于危急时刻共同拥戴产生。

由杨逍挑明:我们决定了,你来当教主。

张无忌一开始是推辞的,说,我一个武当派传人,怎么能当明教教主呢?你们另请高明吧!

但最终,张无忌思虑再三,还是答应暂摄教主之位,这就叫:苟利江湖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杨逍等人,作为明教的高级干部,虽然彼此多有不睦,但在大局意识上,都无可挑剔,不然也就不会有五散人违背誓言,重上光明顶助拳了。即使上一开始不情愿的周颠,被说不得和尚问了一句“你是明尊火圣座下的弟子不是?”后,也放下与杨逍的旧账。

因为他们都清楚,只要张无忌出任教主,成为明教新的领导核心,那中兴可期。不然,用彭莹玉的话说,“明教又回到了自相残杀、大起内哄的老路上”。

更重要的是,彼时异族统治者占领中原,要想恢复汉室河山,必须要有一个领导核心,而明教就是中国抗元大业的领导核心,张无忌教主就是明教的领导核心,这是事业的需要,是明教高度集中统一的需要,是明教实现坚强有力领导的需要。

对明教上下特别是高级干部来说,维护张无忌这个核心、维护核心的权威,就是全教的最高利益,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

过去,杨逍一直自认为是明教一人之下的二把手,但在核心意识方面,仍是头脑清醒。他告诉张无忌:“我们都是你的属下,在你跟前,连坐也不敢坐,还说甚么长辈平辈?”

殷天正也第一时间解散了天鹰教,重归明教,让明教完成了形式上的统一。“打从今日起只有张教主,哪个再叫我一声’殷教主’,便是犯上叛逆。”以实际行动维护明教的团结统一,维护张教主的权威。

张无忌出任教主之后,马上就宣布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自今而后,从本人以下,人人须得严守教规,为善去恶、行侠仗义。(从最高领导人做起,尊崇党章,为人民服务)

本教兄弟之间,务须亲爱互助,有如手足,切戒自相争斗。(要团结不要分裂)

本人请冷谦冷先生担任刑堂执法,凡违犯教规,和本教兄弟斗殴砍杀,一律处以重刑,即令是本人的外公、舅父等尊长,亦无例外。(反腐无禁区,没有铁帽子王)

第二件事。本教和中原各大门派结怨已深,双方门人弟子、亲戚好友,都是互有杀伤。此后咱们既往不咎,前愆尽释,不再去和各门派寻仇。(对外和平共处,造福江湖)

对于第一件事,明教教众的反应是:众人躬身说道:“正该如此。”

第二件事,就不同了:众人听了,心头都是气忿不平,良久无人答话。

此时真是一个大写的尴尬,新核心的权威,面临考验。

周颠想不通,跳出发问:“倘若各门派再来惹事生非呢?”

张无忌道:“那时随机应变。要是对方一再进逼,咱们自也不能束手待毙。”

铁冠道人站出来了,他说:“好罢!反正我们的性命都是教主救的,教主要我们怎样,那便怎样。”

铁冠道人的话虽然有道理,但谁都知道,这么说,并没有真正认同新教主的新理念,没有做到“认识上一致、思想上统一、政治上同心、情感上认同”。

人就怕比较,接着出场的彭莹玉,水平就高出一大段位。只听彭莹玉大声道:

“各位兄弟:中原各门派杀了咱们不少人,咱们也杀了各门派不少人,要是双方仇怨纠缠,循环报复,大家只有越死越多。教主命令咱们不再寻仇,也正是为咱们好。”

这一席话的效果是:众人心想这话不错,便都答允了。(张无忌任命了冷谦为纪委书记,还应该任命彭莹玉为宣传部长。)

总之,这次光明顶会议,确立了以张无忌为教主的明教中央,结束了明教长达30年的内乱与分裂。张无忌以大无畏的担当,从严治教,对外修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元大业,并最终取得了胜利。

至于革命果实被教内野心家阴谋家朱元璋窃取,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