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9日星期五

微语录精选0419: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却要用一生来治愈童年。” ​​​​

一个有能力的坏人,往往比一个无用的好人更受人尊敬。你再严于律己,如果挣不到钱,别人看你也是浑身缺点。

幸福的人生,有3个要素: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从事着热爱的工作,有几个挚友。能做到这三样的基础是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真实需求,洞悉自己往往比洞悉别人更难。但大多数人都是随波逐流,活在别人的标准里,没有找到自我,什么热门学什么,别人跟你亲近于是你不加思索的接受,盲目的人很难幸福。

一家餐馆的良心程度,可以从西红柿炒鸡蛋里西红柿和鸡蛋的比例看出来。

男方父母逼儿子与女友分手,则谴责男方是妈宝,男方父母封建古板。
女方父母逼女儿与男友分手,则暗示很可能是因为男方自私狭隘没主见才导致被女方父母劝分。

关于吵架跳楼,群里有朋友说了一件事:
我哥他们旁边小区的,和他妈吵架,23楼跳下去。。。后来救护车来了,我们还说,这么神,23下来没事,门卫说你想多了,是他父母晕死,拉去抢救。

床,
钱,
明月,

–短篇小说《交易》

女友下班回来对我说:“亲爱的,今天晚饭你做吧,我手头还有点工作。”
“我不做。”
“爱做不做!”
“做!”听到这话,我立马站起来,开始脱衣服。

公司加班到半夜,所有人都眼皮打架,一姑娘哀叹:“我现在真想变成一个‘因’字。”众问其故,姑娘说:“就是一个人四肢平摊躺在大床上。”话音刚落,旁边一男同事嘟囔:“困。”

其实“努力未必成功”这个事儿大家都很清楚,但是往往想“不努力就肯定不会成功”,所以还是很努力。可其实,第一句是真命题,而第二句是假命题。社会最大的不公平不是“努力未必成功”,而是有那么多人“不努力就成功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智商高的聪明人?我觉得,光是看眼神和表情,就能看出来这个人很聪明。 我也是经常照镜子才得出这个结论的。 ​

我当了七年辅导员,接到过无数个小报告,今晚这个,我认为是最让我措不及防又束手无策的:一男生状告其舍友严重脱发,好几次洗头都把洗漱台给堵死了,舍友自己很伤心,他们看着也很心疼,想让我帮忙协调一下,看能不能转个专业别学信息科学与技术了…… ​

我也曾青春逼人,如今青春没了,只剩下个逼人了

女儿一年级了,老师建了个家长群。一热心的家长提议大家相互熟悉一下,群内遂开始诸如以下内容的话:“我做进出口贸易的”“我做连锁餐饮”“我做点小生意,翡翠玉石”“我做游轮旅游主要是 欧洲和南极”随后又有人说我们家长聚聚联络一下感情吧。有一位一直沉默的家长说:我拿五千。”片刻寂静后,有人回应:“我觉得五千够了。

@冷知识bot :Ramon Artagaveytia 是1871年美国沉船事件中的幸存者,事故导致他精神严重受创再也不敢乘船,之后的40年中他天天做噩梦。直到1912年,他终于战胜了内心恐惧,但此次他登上的是泰坦尼克号。

亚马逊败退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文/魏武挥二世



当我看到所谓“亚马逊退出中国”的时候,心情是很复杂的。

因为很多年以来,我买书基本上只在亚马逊。我不是一个对书价特别敏感的人,所以当当和京东在图书市场厮杀的时候,我依然在亚马逊购书。

随着图书越来越多,我书房已经置放困难时,我就越发依赖亚马逊:kindle。我在微信读书的消费非常少,哪怕微信读书不仅书价有折扣,还在充值的地方有个较深的入口充值都有折扣。

道理很简单:我需要用kindle这个硬件:我有七八个kindle硬件。

但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虽然严格意义上,亚马逊并没有完全退出中国。但在零售市场上,用一个“大败亏输落荒而逃”的形容,不算夸张。



我们几乎可以说,在互联网领域里,没有一个外资巨头在中国能讨的了好去。

这和其他领域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外资品牌,汽车、饮料、连锁餐饮、化妆品、服饰,等等,都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中国人要说没点崇洋,是不确切的。以至于有很多明明是本土品牌,也要起个洋名。

但就是在互联网领域,赢家全部是本土品牌——我一时里想不出什么外资品牌赢的例子。

如果说谷歌败于一些非商业的因素——事实上,我并不认为这是谷歌败因的全部——那么,亚马逊就很难归咎于此。

08年我在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时候,该公司所有的数字设备采买都在新蛋网——等等,你听说过这个网站么?

MSN的溃败,是从中国大陆开始的。

还有Uber,还有Groupon,最终都卖给了中国“友商”。

这里还有一些不那么出名的互联网项目,比如Evernote,比如LinkedIn,这两个案例很有趣,我后面还会提及。

到底是为什么?



水土不服。

这四个字太过表象,其实啥都没说。因为正如前文所说,并不是所有领域外资品牌都节节败退。难道那些领域中的外资品牌,就水土很服?

在一些媒体报道中,我们会看到:决策链太长。

我一个朋友和我说,在亚马逊中国,一个三级页面的改动,都需要美国总部同意。

这个可能是真的。

但我怀疑一件事:很多外资品牌并非不重视中国市场,正相反,中国庞大的互联网人口,但凡要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品牌(主要是美国公司),都不会说:我不重视。

如果早期美国总部对整个业务链条看得太紧太死,那么,到了中后期,业绩数据摆在那里,难道他们就不会想到:我们不妨放放权试试?

哪怕就是死马当活马医呢?

但似乎没有。

以贝索斯的智商,你我都知道的事,中国媒体都知道的事,他不知道?

这未免太过古怪。



现在来说说Evernote和LinkedIn。

这两个项目之所以要提一提的原因在于:老美不是没认识到在中国,是需要独立决策的。

于是这两家公司很有意思,他们在中国是做独立公司的:意思就是,在中国,是独立融资的。并不是跑来中国开个分公司那么简单。

事实上,Uber都是这么做的。Uber中国甚至还拿到过百度的投资。依然铩羽而归。

Evernote中国和LinkedIn中国——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名字,一个叫印象笔记,一个叫领英,印象笔记甚至有国际版和中国版两套完全独立的账户系统——还是在中国没有什么大起色。

不要说有道云笔记这类老玩家,新玩家诸如石墨文档,都比印象笔记看上去更生机勃勃,虽然我对石墨即将撤销对pc端软件的维护非常耿耿于怀。

至于领英,你听到过什么动静么?

还是Boss直聘这种公司来得更“洗脑”吧?:)



在四番群,几位群友讨论这件事。

一开始都归因于“水土不服”、“决策链太长”、“机制僵化”。

这些词大多来自于媒体对该公司前员工的采访。而我,其实是很怀疑这些词的。道理蛮简单的,难道我被采访时说我们不够努力?我们不够聪明?我们研判失误?

这话有点糙,可能也有些误伤,但至少有三分是成立的:拉屎拉不出要怪马桶。

另外一个事实是,外资品牌,比如亚马逊,在全球都在攻城略地,偏偏就要折戟沉沙于中国大陆市场。

它在其他地方就不“水土不服”?就不“决策僵化”?

与其说亚马逊在中国太弱,我真的认为,不如说,对手太强。

这个和中国文化的确有关系。



中国有句古话,叫“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中国人是蛮喜欢做老大的,哪怕就是一个小山头的老大,也是老大。

中国历代王朝末年,你都会看到,到处都是山头。比如秦末之时,所谓张楚政权不过就是个虚架子,隋末之时,则号称有“六十四处烟尘,七十二处草寇”。

中国人创业做老大,是有上千年的传统的。

但太多领域其实很难单枪匹马创业。外资品牌在很多领域的杀伐,对手并不是创业公司。

而互联网领域,相对来说,创业门槛比较低。三四个人、七八条枪,立刻就可以拉起一个山头。

创业者和打工者真得不太一样。这一点无需否认。真正的创业者,996都是非常懒的也不够格的,马云所谓的“12*12”(我的理解就是一天十二个小时,一年十二个月天天如此,请注意,996还是有假期的),至少对于创业者而言,并不魔幻。

一位四番群群友这么说:“一个正常人,很难干得过一个疯子”。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都是一群疯子。

其实老外也知道疯子无敌,英特尔创始人格鲁夫是写过《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的。

但外资品牌,在中国,都是一群打工者/高级打工者,不是创业者。这话可能政治不正确,但我还是要说: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真的有股子狼性在里头,尤其是早期筚路蓝缕艰难创业之时。



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本土创业者们的眼里,不存在规则。

或者说,他们不太在意既定的规则。他们不按牌理出牌。

很长一段时间,kfc和麦当劳,是有价格默契的,谁也不会跳出来做价格屠夫,狠狠地用价格竞争。这在他们眼里,匪夷所思。

贝索斯害怕亏损?他才不怕,他甚至把要求他盈利的投资者骂了个狗血喷头。贝索斯不知道特别假期要打折促销?不可能的,老美玩圣诞、玩黑五,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事实上,黑五还是有盈利需求的,因为红是赤字黑是盈利。

但亚马逊中国就是不肯和友商一起玩双十一。光棍和促销有什么关系?这种促销算什么企业的战略性亏损?——贝索斯认同的亏损,是投资,是加码物流加码云计算。双十一大促,显然不是投资。

这不是既定的零售业规则。但结果很要命:双十一将大把消费者的资金于一天释放,之前的一个月之后的一个月,通常都很惨淡。

这种很没有技巧的很粗暴的很不动智商的价格战,我总觉得,玩了上百年零售的老美理解不了。

我甚至在四番群里这么说:南宋人是文明程度高,但就是打不过蒙古人。

文章写到这里,各位应该已经可以读出,我有些批判的意思了。



我总觉得,中国的创业者是非常焦虑的——焦虑很正常,但他们是非常焦虑。

具体表现在,他们会很早就会提及“上市”。

我作为一个a、b轮早期投资人,我见过太多的bp会写某某年,谋求上市。

但这种焦虑的根本,未必就是贪婪。

很有可能是恐惧。

在中国做生意,也就是马老师会说说什么102年——也就是说说,是不是真那么想,who knows。反正太多的本土企业,并没有这种想法。

有相当多的不确定性,让你需要赶紧捞钱。

在四番群,我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老外可能真的是greedy is good,但在这里,是fear is good。

“永远恐惧着你的邻居、你的同伴、你的同业;昼夜不停地劳动……”一位群友如是说。但我想,可能是对未来某种不确定的深深恐惧,这不禁让我想起某贾姓知名前媒体人的口号。

一位群友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我有个观点不知道对不对,就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求生欲或者征服欲,过早地透支掉了人口红利。

四番讨论

我觉得是求生欲。

greedy会做出来的事,恐怕没有fear做出来的事,更为极致。



我也想发财,这两年无比的想。

以至于我从去年以来,勤奋很多。

但我心知肚明一件事,我不是一个贪婪的人,但我是一个恐惧的人。

华为供应商莱卡公司推出包括纪念六四事件的“辱华”广告:Leica: The Hunt


中国镜头从39秒开始
“坦克人(Tank Man)”出现在4分41秒的镜头上

2019年4月18日星期四

翻墙爱国维护“北朝鲜”的自干五

看到一个翻墙爱国的小五毛
应该是个自干五
个人介绍:
来自中国大陆,探索新世界。喜欢政治历史等人文社科,喜欢社评时评,反感无中生有以及无脑造谣传谣。客观看待一切人和事,不以自己的好恶为判断标准!


@ChenJack370 
喜欢日本共同社对于朝鲜的称呼——“北朝鲜”而不是“北韩”。我是中国人,但我很反感有些国家有些媒体有些官员把朝鲜称作“北韩”。

@ChenJack370
@ChineseWSJ 华尔街日本,请注意你们的用词。不是台湾总统,而是台湾“省长”

一边抒发爱国热情的同时,
一边不忘转发成人级视频:



呵呵呵,这个小五毛也是很可爱的

微语录精选0418:又贱又好笑

多年前我在一个喇嘛庙里溜达,被活佛座前大弟子盯上了。他业务肥肠熟练,一看洒家在哈达上写的祈福词“家人健康,祖国繁荣,世界和平”,不停地夸我有佛心佛性。我那时候面皮薄,架不住这么夸,就给了两千块钱。后来我又看了一遍【少林寺】,发现里面最有力量的一句台词是王仁则老师说的。有分教:“把这帮秃驴统统杀光。”

如果你想你 iPhone 用的是 Intel 的基带,很烂,你会觉得很亏。但如果你想你 iPhone 里有小小一块芯片竟然是 Intel x86,买手机送一台奔腾 4 电脑,是不是感觉就赚了?!

港媒报道明星真的特别毒舌,贱嗖嗖的。范晓萱有段时间长胖了,晒黑了点,那时她去香港工作,被记者拍到在街边吃东西。第二天范晓萱看报纸,头条就是她吃饭狰狞的照片,报纸赫然写着:黑珍珠大食怪袭港。真的是恶意突破天际,但是又贱又好笑 ​

我记得哪个媒体写周杰伦暗巷操新欢,结果是他新买的机车

@赵震JAMES::想了一下,我以后换车还是不买奔驰了。第一,我只有双学士学位,没有研究生毕业。第二,我不会盘腿,只能蹲在机器盖子上 万一哭了别人再递个纸巾,不知道的因为我在人家车上拉屎呢!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这体重,很容易把人家的机器盖子压出坑,到时候维权不成 还得赔人家新车……

“谈到索尼的衰落,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索尼高管对日本亚文化研究中心说,索尼总是试图将自己的标准强加于行业标准之上,最后强迫自己退出市场,这种“热爱”是其它电子产品制造商所不具备的”

法国巴黎圣母院是哥特式建筑风格典型代表。中国也曾经有一座哥特式建筑:济南老火车站。建于1908年的济南老火车站,由德国著名设计师菲舍尔主持修建,曾是济南的标志,被称为远东第一站,是世界上唯一的哥特式风格的车站。1992年被济南市政府拆除,菲舍尔的儿子表示再也不会来济南。

公司待了一年了,一直没涨过工资,今天想涨工资的欲望特别强烈,但是又怕老板不高兴不同意,于是,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说说:我是不是该涨工资了?下午看了一下,就只有一条留言,还是老板的:想啥呢?净一天天整些没用的。

今天一钓友被老婆家暴了,打电话让我去劝劝他老婆,去了一了解,笑死我了。。。这家伙不知在哪听说,新鲜牛屎打窝钓草鱼效果奇好,特意去河滩搞了一泡新鲜牛屎,为保持鲜度,他把牛屎放家用冰箱了!

前天生物考试:有性生殖相对于无性生殖优势有哪些? 二货同桌填了“舒服”二字。

育碧宣布将捐献50万欧元用于圣母院的修复工作。此外,从即刻起的一周内,玩家可以免费在Uplay领取《刺客信条:大革命》PC版

网友Kaylee Crain:巴黎圣母院一场大火,十字架却完好无损,你们说说,还有什么理由不信神啊!网友Dan Broadbent:因为木头燃烧600摄氏度左右,金的熔点是1064.43摄氏度。

不要再纠结之前做出的错误决定、不要再抱怨原生家庭带给你的性格缺陷、不要再给自己找客观借口。成长的标志就是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改变自己能改变的。行动起来,马上开始按照行为学规则,给自己设定计划,然后按照微习惯原理,去完成计划。不行动,无论你懂多少道理,都过不好这一生。

虽然亚马逊老板都首富了,但是亚马逊网站还有些很原始的地方,比如你可以导出你的购买记录,但是那只包括实体货物。你想导出你的电子书购买记录,对不起,没有这个功能。我查了下,英文网上从11年就有人抱怨,15年还有人抱怨,目前还没解决。

郭台铭:妈祖让我参选台湾总统;妈祖:靠,我表个态吧


台湾首富、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参选台湾总统。
隶属国民党的郭台铭周三(17日)上午到台湾新北市庙宇参拜时表示:
2020大选很重要,妈祖几天前就有托梦给他,要他出来为台湾做事。



18日,花莲发生6.1级地震
应该是妈祖听到了郭台铭的呼声而做的表态:
“我什么时候托梦给你过?”

香港娱乐媒体的毒舌功底


@ba哥专用:

汇总一下港媒报道明星的用词,毒舌功底真不是吹的:
某年章子怡去香港接受采访,说了几句英文,港媒讽刺:章子怡文曲星上身;
林志玲拍广告坠马时,港媒:一马踏平世纪波;
黎明和乐基儿恋爱,港媒:黎明钟情厚唇吸盘嘴;
乐基儿疑似隆胸又取出假体,港媒给乐基儿起外号:拆弹专家;
周慧敏老公出轨,港媒起外号:贱男春;
歌手谢安琪发福,港媒:肥腩震香江;
AB当年在香港时,有次穿泳装在沙滩玩,港媒评价:薄如A4纸的上围下,条条肋骨,在场人士无不被她吓破胆,并起外号“零波排骨”;
男星泡夜店,港媒讽刺:欢场华佗;
房祖名吸毒被抓,港媒报道成龙去探视,说:成龙怒打衰仔,凌空飞五米;
报道某整容争议的女星疑似怀孕,港媒出对联:人造人造人,锥子脸追子;
熊黛林和郭富城恋爱时,去郭富城家待了一天多,标题:熊黛林屠城35小时;
杨千嬅素颜逛街,记者拍到她黑眼圈,标题:儿子刚满一岁,杨千嬅已经在为他学位操心,化身怪兽家长,去幼稚园做调查,过于频繁而病倒;
邓紫棋开演唱会,穿的短裤被吐槽难看,港媒:灾难警报!衫级风暴!宇宙尿片炸地球!
某女星嫁富豪,港媒在她出嫁当天的新闻标题:豪门公交车驶入豪门;
范晓萱有段时间长胖晒黑了,去香港被记者拍到吃饭的照片,第二天报纸刊登她的巨幅照片,头条标题是:黑珍珠大食怪袭港!
陈慧琳接受采访时大笑,港媒抓拍,标题:风骚劲笑;
周笔畅去香港开演唱会,黄伟文当嘉宾,在现场作了几句词,说作词人写歌像排泄,大意就是隐私情感要暴露给观众看。第二天港媒标题:周笔畅现场吃黄伟文大便;
谢霆锋妹妹谢婷婷经常逛街,港媒讽刺她没工作:谢婷婷日日量地;
韩红以前参加梦想秀时说过:欢迎20、30、40岁的人来挑战我,我输了就退出歌坛。后来参加我是歌手,有场比赛得了第二名,港媒头条标题:韩红拒退出歌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