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看图不说话0328:当复仇者联盟看到正义联盟

当复仇者联盟看到正义联盟

 鹦鹉,看来是个不错的宠物,跟养只猫好像也没啥区别

 小车版冰壶球


 奏是她抢了我的早饭

 一家独特的饭店




 最新一届的日本最美女大学生、最帅男大学生出炉

白头神探
 
 OUCH!

 大片

卧槽这井盖…… ​​​​(@路过的god)
 
强力抢镜
 
 欢乐童年

我就轻轻打你一下.. 我力气很小,不会疼的
 

一声吼,都吓走

一个法院院长的高利贷生意

这是十八年前的一案子,我曾经调查过杭州江干区法院的高利贷生意。当时,党政司法机关不准搞经营活动,法院抽回在四季青服装市场的股份,将钱交给私人进行高利贷运作。这个私人即是法院院长张某的女朋友邢某。

邢某运作的钱,不止法院的钱,还有银行信用社的钱。谁欠邢某的钱,邢某以放贷人名义起诉,法院往往会穷尽手段,让她胜诉并拿回贷款。银行和信用社则无此幸运,胜诉了法院不执行是常事儿。

于是银行和信用社识趣,竞相将贷款放给邢某的公司。邢某可得之利差,即是银行利息的五六倍。

那时,杭州其他法院的法官常向我捣鼓,不知道为什么江干法院的效益那么好。在九十年代末,笔记本还是奢侈品时,他们已经人手一台。我比较敏感,想到了高利贷。

后来拱墅区公安找上门,说他们冲了一个地下钱庄,里面的放贷记录,一年有十亿。一张支票的复印件,引起他们注意,是法院出的支票,数额是几百万。

地下钱庄的老板娘邢某被拘,而涉事法院不断要向公安提人,说是要开庭。

我用一周时间,了解公安侦查情况;又实地考察到四季青市场,了解法院经营商铺情况;再就是找一些从邢氏那里贷款的商户,了解利息和法院的操作。

成竹在胸,距离发稿日一天时,进入江干法院,装作对事情仅了解一二分,听任张某不断扯谎。夜稿成,传广州。

次日,张某找的几个杭州记者打招呼,答“稿子还在采访中”。

报纸上摊那天,恰是浙江法院系统院长会议,来自浙江各地百名法院院长哗然。江干法院九堡法庭,被授予全国先进,即是在这次会议上,而邢氏高利贷之作业面,恰在此地。

法院政治部主任向基层院长们撒谎,刚跟《南方周末》副总编辑见面,他们搞错了,已经向江干法院道歉。

我们的进一步报道,因为杭州两位新闻前辈——邵某和郑某的幕后努力,被压住了。张某由此得以保全禄位。

后来,张不断在法律界饭局上发誓,在退休前一定要搞死本人。因为这篇稿子,即便他有多少全国先进,脸上等于被刺了金印,成为法院系统的笑话。

邢被判八年。张某却还在帮她收债。我还一直在等待机会。

后来,一个派出所所长找我,言他亲戚经营服装,向邢借过四分利的钱,法院判决后,以抗拒执行,把人拘留了。他凑了些钱,去法院执行庭,但法院嫌不够。

“最后法院收钱没有?”我问。

“收了。但要求再付几万才放人。”警察答。

“收了后,他们怎么处理?”

“他们叫来邢的丈夫,把钱交给他。法院给我打了收据。”

我哈哈一笑,警察问其故。

我说:“邢现在尚欠银行和信用社几千万,早就判决,但无资产执行。法院的正确做法是,将你还的钱入账户,然后划给银行抵部分欠款。张某这样做,就是大把柄。”

我次日即冲进江干法院,在楼道里撞见张某,即夹住他进了办公室。

话题围绕着张邢之间的"法中情"。

"邢女士进了监狱,你怎么没有看看他?人总是要讲点感情的吗?"

张无言。说身份不便,情分不到什么的。

我复言,你们的情别人看不到我看得出,比如你让兄弟帮她安排在监狱图书室,很轻松的活儿。

张一惊。

我复言,你把她放在外边的钱收回来,不还银行,还给他丈夫,这怎么解释呢?你们很有感情很懂感情的。

张某表情如吃屎状。

我再道,你四处扬言要在退休前把我撂倒,卲先生现在已经退休,我还年轻,我用这个执行案的处理,就让你歇菜,你相信不?

张院长哭了。

我说,你说该怎么办?你是法院院长,那么资深。

警察的亲戚被放出来,高利贷余款法院也没继续执行。

张某后来当了区检察长。现在退休,据说常与农民企业家们搓搓麻将。

原文链接

微语录精选0328:任何一把闲置的椅子会逐渐变成一个衣架

@萧三匝:陪一女见富家公子。该女具翠花之姿,虽村,倒也可爱。那日着一低胸薄衫,因奋力束胸,平湖立现波涛。女与公子对坐,我坐主席位。女身体前倾,唯恐公子不见波涛。又屡次问公子家住址,公子明确表示此乃隐私,不愿告人,且荡开话题,谈其妻儿。女装糊涂,潮涌几欲排空飞去。//@异地微博:挤胸是诈骗行为,应该入刑。

30岁已婚女性接见异性的最高礼仪:穿有钢圈的内衣。 ​​​​(@猪蹄蹄小朋友)

现在流行看别人网络直播玩游戏,其实就是小时候守在街机游戏厅看别人玩游戏的在线版本嘛。——Twitter calon ​​​​

真实的故事: 有个在美国留学的学姐,白天走在上学路上,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低血糖),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 别叫救护车。 ​​​​

有几个真相越早知道越好:1)这世界上人很多,但能沟通的人其实没几个。2)我们每天都想让世界倾听我们真诚的声音,却往往只得到傻逼的回响。3)自己认为对的就坚持,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对的,也不缺自己这一个。4)企图是说服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分清楚是想说道理,还是想提升对方的智商。 ​​​​

不爱美人刘强东,普通家庭马化腾。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种菜养猪丁三石,独立奋斗王思聪。平平无奇古天乐,微胖女孩迪热巴。

我很害怕做出承诺,当系统问我 “是否将该程序设置成默认程序?”,我都是选择 “仅本次”。——reddit -n0x

热力学第四定律:任何一把闲置的椅子会逐渐变成一个衣架。

养狗能让你提前感受为人父母。养猫能让你提前感受为人配偶。

最近在使用我自己山寨的「番茄工作法」,区别在于「番茄工作法」是工作二十五分钟休息五分钟而我是工作十五分钟休息五分钟,我把它称为「圣女果工作法」

JavaScript:方括号夹一切
Java:花括号夹一切
Scala:圆括号夹一切
Haskell:空格夹一切

尴尬,去移动营业厅办业务,小姑娘用我手机给10086打电话,通讯录赫然显示“狗日的中国移动”

Snapdragon 835首次应用10nm技术,大大缩减能耗。然而你真以为你下一部手机能有更长的续航?不不不,你太天真了。制造商会放一块更小的电池,然后告诉客户他们的手机更薄了。然后你老婆会套一个更厚更夸张的手机壳,于是无数工程师的心血最终只是让手机壳更有型了而已。

邦德分两种:享受工作,享受美酒和女人,享受赌博,享受抽烟。VS 在海滩苦逼,在床上苦逼,苦逼地喝酒,永远TMD苦逼下去

守法的前提条件

按:选择性执法,其实就是违法的社会正义公理之一:对等原则(链接)
================
在所有破坏司法制度的行为当中,有一种叫选择性执法。什么意思呢,同样是法律,有些人触犯了,法律不去管,或者说轻罚缓治,而另一群人触犯了,就狠抓严罚,雷厉风行。比如说有人强占了你的东西,你要不回来,去报警吧,不立案,去起诉,不执行。你一怒之下,闯进人家把东西拿回来了,结果警察来了把你抓了。再比如说,有人打你,你不还手就是挨打,找警察找法院,也没人理你,反过来你还手了,警察就来了,把你抓了,说你打架斗殴,故意伤人。

你看,要是摊到你身上,你肯定要说,凭什么?!这特么司法不公平!哪儿能这样!

的确,这是不对的,关于法制,自古就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也天天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追求这个人人平等,不平等又怎样?

如上的两个例子,虽是虚构的,但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但看其中“你”最后的行为,无论是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还手打人,的确都触犯了法律,依法抓你,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又是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觉得,真要是如此,那非常不公平,这是滥用法律,是司法腐败?

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教育,要奉公守法,有没有人教给你,为什么要守法?你承诺“守法”,并履行你的“承诺”,有没有什么条件?

社会学上有个理论叫“契约理论”,人类从茹毛饮血的时代进步到今天的文明社会,相当于共同签署了一份社会“契约”,度让了一定的“自然权力”换来了“社会权力”。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不再被允许了,强者不可以再肆意凌虐弱者,我不能仰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去欺负,抢夺比我弱小的人,这是我度让出去的自然权力,换来的是什么呢?是在这个契约之下,比我强大的人,同样不能肆意欺负我,抢夺我的财产。

为了保障这个社会契约的运转和有效,我们还要度让一定的“个人权力”,给“公共权力”。现代社会,司法文明的国家,全都禁止使用私刑,私设法堂,私自报复这些行为。哪怕是“杀人偿命”,对方杀了你家人,你要诉诸法律,法官判他死刑。判刑之后,你也不能执行,执行权力已经度让给了国家的执法机关,由警方执行死刑。同样,对方抢夺,欺诈了你的财产,你也不能喊一帮兄弟把钱给抢回来,必须要诉诸法律,由司法机关判决,再由执法机关执行,把你的钱给要回来。这就是因为你度让了一定的个人权力给国家法律体系,不只是你,每个人都一样。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会有秩序性的运转,整个社会的安全性大大提升,运营成本大大降低,从而使每个人都从中受益,也让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

那么问题来了,回到开始的例子,当你度让个人权力给国家,放弃自然权力换取社会权力的同时,有没有什么“前提条件”。

对于每个人来说,守法这份“契约”,的前提条件,必须是这份契约能够公平公正的执行。契约规定了我不能欺负比我弱小的人,前提条件是比我强大的人不能欺负我。否则,这份“契约”是无效的。同样,个人度让了自身保护自己的权力给国家,那么国家必须严格的执行法律,保障每一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不能选择性的,只针对一部分人执行“法律”。

相信这两天很多人都被一起“刺杀辱母者”的案子刷屏了。山东的一伙黑社会高利贷,向一个女老板追债,借了135万,已经还了180万,还加一套70万的房子。依然不行,追上门来虐打,虐打不说,按报道里的说法是,用“极端手段羞辱”,十一个大男人,羞辱一个女性的手段,能有多“极端”,各凭想象去吧。当事人的儿子也在场,实在不能忍,先是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放下一句话“要债可以,别动手”,就不管了。结果,小伙子拿起刀,把这群黑社会捅死了一个,捅伤了三个。然后被判了个死缓。

这案子之反响如此之大,南周先曝光,人民日报跟进,互联网社区更是吵翻了天,公众号自媒体纷纷出文章抢热点,也有许多吃官饭的警察法官,出来为组织洗地,或是卖苦求理解,或是拍案骂法盲,八仙过海,各现神通。

我一直说,2013年以来,我国的法治水平是逐步下滑,严重倒退的,滑天下之大稽的或是让老百姓拍桌子骂娘的案子和判决层出不穷,这个案子就是其中典型。自干五警察和体制内法律工作者洗地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将最后的“杀人”和前因后果切割开来,单独对待,单看你杀人,肯定是触犯了法律,那犯了法我抓你,判死缓,我这是在执法,你“无话可说”,起码在某些人看来,你应该是“无话可说”的,而我这么做,是在维护法律尊严,不但没错,反而该表扬呢!

你看,回到之前的选择性执法,单方面违反社会契约公平性的例子上,你就很好理解了。中国的司法和执法机关是什么德行,很多人都有亲身体验,大城市还好,小城市尤其是北方的小城市,再尤其是北方经济欠发达的小城市,公检法能有多黑多腐败,是很多在北上广深生活的人想象不到的。从东北走出来的年轻人,哪个不带着几个曾经老家人遵纪守法活不下去的故事啊?这个案件中的警方,不是不被信任,报道里面说,当事人曾经四次报警,换来的就是出警一次,在现场呆了四分钟,放下了一句“别动手”就走了。四分钟是什么概念,我们打辩论的时候,按照标准四分钟的陈词,准备的稿子是每分钟300字,四分钟的时间辩论员不停的说也就说个1200字。警察来看四分钟,当事人在场的有十多个,连现场什么情况估计都没询问清楚,就要甩手闪人了。

再深入想想,这帮黑社会,横行霸道欺负人,有没有保护伞?真要是执法为民,认真贯彻,这些地方黑恶势力,最起码得在警方有个挂号备案吧,现场看到了,被害人也报警了,警方接下来还不作为,能说明什么?

当然我这是诛心之论,恶意揣测,洗地团伙肯定是要否认的,即便如此,在他们给案件“辩护”的时候,也要把这部分切割出去,另当别论,换句话说,他们坚持的是:即便黑社会犯了法,再即便代表国家执法的警方不作为,也不能作为杀人者行凶违法的理由!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有句妈卖批不知该不该讲?

回归到社会契约理论,公民“守法”,本质上是在履行自己的社会契约,履行这个契约的前提条件是,其他人也要守法,收到这个契约的约束。其他人不守法,侵犯了我的权益,就要受到“违约”的惩罚,就是法律的制裁,警察和法院,代表着我度让私人权力给的国家,他们的契约内责任,就是必须要惩办违约方。他们不负责任,不作为,不能保障守法公民的财产安全,人身安全,个人尊严不被侵犯,可以被视为单方面违约,如果你违约了,那么我……

任何一个“契约”,执行和履行都要有前提条件。投资人和创业者签署的投资协议,对赌条款,比如你如果把活跃用户做到1000万,我便跟进1000万的投资,你若没做到,那就不能再管我要这个钱。反过来,对于投资人来说,按照条款,规定时间内你把钱打到公司帐户,那么我给你一定比例的股份,到时间你钱没到,则视为违约,后续我该做什么也不必做了。这种契约,一旦单方面发生违约,则违约条款自动触发,有时候连法庭都不用去,双方一拍两散了。任何单方面违约,还要求对方继续履行契约合同义务的,都是耍流氓。

我要说什么呢?现实社会中,政府的执法机关不作为,包庇黑恶势力,该立案不立案,就是对公民“守法”契约的单方面违约,接下来还要要求被害者继续“守法”,就是在对公民耍流氓。

有人要炸逼了:你是说只要政府不守法,老百姓就不用守法吗?那这社会不就乱了吗!

其实这不是我说的,现实生活中,许多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柴静的《穹顶之下》里面有个例子,说按规定,大卡车出厂要安装尾气净化设备,但这个设备会让成本增加好多钱。有一个生产商抱怨:如果政府把那些不安装的厂商都抓了关了,我肯定装,但没有,所以你让我怎么装?别人不装我装了,我的车出厂价就比人高几万,怎么竞争?所以我也不敢装。

你看,在经济领域,已经是这样了,如果政府选择性执法,触犯了法律不执行,放任其进入市场和其他人竞争的话,那么其他竞争者的选择就是:我也同样不守法。这就是你违约就别让我遵守,你不仁别怪我不义。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有一家厂子任意排污,把环保成本省下来,产品价格更有竞争力,政府要是不抓,其他的企业就会纷纷效仿,大家一起排呗,互相伤害呗。有一家奶粉厂往奶里掺三聚氰胺,成本下降,价格更有竞争力,政府要是不作为,那么很快,市场上的奶粉里就都是三聚氰胺了。按法律,后面学坏的这些企业,哪个都违了法,可你要不抓第一家,凭什么后面抓它呢?

回到山东刺死辱母者这个案子,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有人把“政府违约我就违约”用在市场竞争上,案子中的人是拿来拼命的。讲实话,你当着一个二十来岁血气方刚的山东小伙子的面侮辱他母亲,这行为本身就得用“作死”来形容。孔孟之乡圣人故土,人家还没上来就操刀子杀你,还给报了个警,警察不作为,就只能儿子作为了。死者和凶手,该恨的都是不负责任的警察。

我知道这个案子很快就会像其他的网络热点一样,被后来的热点所代替,重新归于平静,除了一具尸体和几个犯人,其他人的生活照旧,太阳依旧会从东方升起。许多人可能一生都遇不到如此极端的情况,我祝愿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公平公正的阳光。

也希望每个人都记得,当你签下“守法”的这份契约的时候,所必须满足的前提条件。

原文链接

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看图不说话0327:大被同眠

 
 大被同眠

 想偷袭朕?没门!

 蕾丝女仆(@全民护苗)

 巾帼不让须眉

 时代变了

黎姿与朱茵
 
居然有这样的医疗机构和培训基地啊(@KDS今年不乱吃美食的小萌主)
 
出人意料
 
 穿上曼妥思做的衣服跳入可乐池

 京都大学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

川普的小动作: 没什么,就是手痒想动动
 
有创意
 
门将威猛

 感觉这中文比我用得流啊…(@多利姆)

 拯救肥宅的办法(@地刺Principle-First)

为什么是蛙泳?!狗刨呢?!
 
 
 一网友去逛街发现的可伸缩勺子,他至今没搞明白这个加强版的功能到底何用


微语录精选0327:你让我们在一起不就有两个了吗

想在喜茶对面开一家丧茶 主打:一事无成奶绿 碌碌无为红茶 依旧单身绿茶 想死没勇气马奇朵 没钱整容奶昔 瘦不下去果茶 前男友越活越好奶茶 加班到死也没钱咖啡 公司都是比你年轻女大学生果汁。叫号看缘分 口味分微苦中苦和大苦 店里放满太宰治的人间失格 。杯子上的标语“喝完请勿在店内自杀” ​​​​(@养乐多男孩洸洸)

@顾扯淡:读书时有个漂亮女同学经常偷拿男朋友身份证去营业厅拉清单,她每天上课就是查男朋友好厚的清单,看有联系频繁的就记下打过去,如果是年轻女人就让不同的人不同号码在不同时间套话看是不是小三.她整天就干这个最后考了个很烂的学校.现在同学里只有她是大富婆,全世界到处有产业,因为这个男的非常有钱当时谁都没看出来

1969年,两名男子收养了一只雄狮幼崽,后将它放归。一年后,他们打算探望这位朋友,却被告知幼狮已经是狮群首领,完全野化,不会记得他们了。然而,在重逢的时候,狮子见到主人马上扑上去拥抱,那一瞬间我流泪了,真的,狮子吃人太血腥了!

今天去找男朋友,他妈不让我们见面,还把男朋友锁屋里,随我怎么求都没用,他妈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说:你让我们在一起,不就有两个了吗?

生活就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最终豁然开朗放弃解决问题的过程。 ​

一边熬夜加班,吃脏外卖,悬浮在粥一样的雾霾里;一边还要听民谣,关心学区房政策,同情东北人,反思共享经济,供奉于大宝,给照片加滤镜,我国中产阶级的一天过得就是这么分裂。(@坦克手贝吉塔) -

好喜欢“先生”这个称呼,以后结婚了要叫另一半为“先生” “先生出来吃饭咯”“先生快点,上班要迟到了”还要趴在他耳边软软糯糯的问“先生 你有多爱我?” ​​​​

我妈年轻时还挑扁担取水呢,我奶奶年轻时还闹鬼子呢,这些经历都刻印在她们的年轮里,积累出独特的认知观念,怎么理解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在成长过程中要面临的机遇和风险,快乐和痛苦呢? 没有必要揪住父母亲人寻求理解啊。你,已经成年了,就去用你喜欢的方式闯世界,谁理解你,找谁玩去。

健身房这个攀比的风气怎么起来的,你这边轻轻的压压腿,旁边rou一下就劈叉了,要决斗还是干嘛 ​​​​

你造吗?现在北京的中小学生撞痛了手会说:Ouch。

每回跟朋友们约好出去玩耍,都有明确分工:有的负责订机票,有的负责做攻略,有的负责订旅馆,
我呢,负责赞美,“天啦,某某某,没有你我们可怎么办啊?!

如果你翻自己几年前的朋友圈产生了 “我他妈当时想什么呢!”的想法,就不要去纹身了。

不要和老虎比力气,不要和动车比速度。珍惜生命,呆在家里。

Ultimate Avengers 2: Rise of the Panther/终极复仇者2:黑豹的崛起

Following the style of "Ultimate Avengers", this episode introduces mainly Black Panther and the fights in the kingdom of Wakanda.

Performance impression:
Directors: Will Meugniot, Dick Sebast, Bob Richardson

Ultimate Avengers II (Video 2006) on IM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