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7日星期五

朝鲜(North Korea)劳动党七十年内斗简史

和任何一个共产党一样,一部朝鲜劳动党的历史就是内斗的历史。

朝鲜(North Korea)官方所定的劳动党创党纪念日是1945年10月10日,但实际上朝鲜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远早于这个时间。和世界其它地方的共产党一样,朝鲜的革命者早在1925年就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下成立了朝鲜共产党(领导人为金在凤和朴宪永),但一方面由于日本殖民当局的强力镇压,另一方面朝共内部始终恶斗不断,所以一直不成气候,最终被共产国际下令解散。

随后朝鲜的共产主义运动就一直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一部分流亡到中国的革命者参加了中共(像后来的武亭等人,都是参加过长征的“老干部”);另一部分人坚持在国内打游击,但是最终没有坚持下来,撤退到了苏联的远东地区(这部分人的代表就是金日成);还有一部分则一直坚持地下工作,直到日本战败(由于共产国际“一国一党”的原则,他们属于日共的一个支部)。

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国和苏联按照三八线分别占领了朝鲜半岛的南方和北方,并且迅速的扶植了各自的政府。南方就是李承晚的大韩民国政府,北方即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不过,由于当时金日成刚随苏军进入朝鲜,在北朝鲜声望和名气都很低,所以苏联扶持了有朝鲜“甘地”之称的曹晚植出任领导人,而金日成为副手。

当然,政府是一回事,党则是另一回事。1945年10月,以过去的“游击队”为主体的北朝鲜共产党成立,领导人为金日成(这之前,南方的地下党人员已经成立了以朴宪永为核心的朝鲜共产党);1946年3月,原来在延安和太行山地区活动的“朝鲜独立同盟”改组成了朝鲜新民党,领导人为金枓奉。这一年的8月,北朝鲜共产党与朝鲜新民党合并为北朝鲜劳动党。11月,南朝鲜共产党、南朝鲜新民党也合并为南朝鲜劳动党。1949年10月10日,南北朝鲜劳动党正式合并,在苏联的支持下,金日成出任最高领导人。

组织上的整合是容易的,但人心向背却是难以捉摸的。从劳动党成立的过程就可以看出,党内必定派系林立,其中大致可以分为国内派(又分为南方派和北方派)、苏联派(出身在苏联的朝鲜族人)、延安派(一直在中国坚持革命斗争的人)和游击队派(金日成的一派)。这些人都将成为金日成一一剪除的对象。

最早受到打击的是国内派中的北方派。这个派系由于实力最弱,且势力范围与金日成有所重叠,所以在劳动党整合的过程中就被冠以“反苏”的名义消灭掉了。

1950年朝鲜战争开始,金日成借此机会独揽了党政军大权,开始大规模的打击政治对手。美军登陆后,北朝鲜军队溃败,金日成迅速将责任推给了其他人,武亭首当其冲被批判。他指责武亭犯有“军阀主义”的错误,应对战争初期的失利承担责任,撤销了其中央委员的职务,并将其永远开除出党。武亭在彭德怀的保护之下,才以赴沈阳疗养的名义离开了朝鲜,避免了被处决的命运。

接着是延安派的另两位大人物朴一禹和方虎山(朴一禹被认为是与毛关系很近的人,而方虎山则是朝鲜军中一名响当当的战将),人民军的溃败使得在中国经历过革命战争的这些人普遍怀疑金日成的指挥水平,对他领导人的地位也产生了质疑。这当然是金日成所不能容忍的,战争结束后,两人随即被降职,然后撤职,1955年4月举行的朝鲜劳动党二届十六中全会上,朴一禹、方虎山作为“反党宗派分子”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出党,生死不明。

苏联派也没有好到哪里去。1951年,金日成以“扩党不力”为由,撤销了苏联派核心人物许嘉谊劳动党中央书记一职。1953年4月,在批判李承烨“叛国集团”时,金日成又宣称许嘉谊支持和参与国内派搞政变,许嘉谊随即接受了审讯式的批判,会后没多久就自杀了。其他与之亲近或者案件相关人员相继被清洗,苏联派受到沉重打击。

而李承烨“叛国集团”案则又牵涉到对南方派(又称南劳党)的清洗。朝鲜战争初期,由于金日成还要依靠南方的地下活动,所以对南方派的人都十分重用,但是他们一天天坐大,颇有脱离控制的趋势,加之战局已经稳定在三八线附近,这一批人已经没有什么用处。1953年初,金日成逮捕了朴宪永、李承烨和金刚政治学院(南方派培养赴韩国的地下人员的学校)全体师生。

停战协议后签订后不到一周时间,司法部长李承烨、驻中国大使全五稷、第一届最高人民议会议员金午星、南朝鲜解放游击第十支队长孟种镐、劳动党联络部长朴胜源、劳动党联络部长裴哲、劳动党社会部长姜文锡、内务省干部白亨福等10人即以“美帝国主义雇佣间谍”的罪名被判处死刑,其余南方派领导人也相继被解除职务,并开除出党。两年之后,朴宪永以“反党叛国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南方派全军覆没。

不过,金日成并不是没有遇到过麻烦。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席卷了整个共产主义世界,北朝鲜也没能幸免。残存下来的延安派和苏联派在得知批判斯大林的消息后,一哄而起,纷纷要求批判金日成的个人崇拜。金日成顶住巨大压力之后,随即召开劳动党中央大会,纠集铁杆展开反攻,这即为劳动党内著名的“八月宗派事件”。经过这一批的清洗,延安派和苏联派也全部完蛋。其中得到中国和苏联庇护的人员分别流亡中国和苏联,剩下两千多相关人员全部被清洗。

至此,金日成的游击队派完全掌握了朝鲜劳动党的大权,但革命的绞肉机既然开动了就不会轻易的停下。在朝鲜随后的政治斗争中,游击队派逐渐分裂为对立的两派,两派虽然在历史渊源上稍有出入,但主要的分歧还是反应在政见上。“甲山派”主张经济优先,反对个人崇拜,反对家族继承,认为和平统一为首选;而金日成则认为国防军事优先,指定继承人理所当然,武力统一是最好的选择。

1967年5月,劳动党召开四届十五中全会,会上金日成以批判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树立主体思想为朝鲜劳动党的唯一思想的名义,批判和清除“甲山派”,撤销了他们党内外职务并开除出党。对甲山派的清洗范围之大,令人难以想象。到1968年为止,朝鲜全国有三分之二的地方党政干部受到牵连。

在清除“甲山派”之后,与之对立的“军事反对派”一家独大,尽管这个派别对金氏忠心耿耿,但是金日成还是不容许有任何威胁他领导地位的情况发生。六十年代末,朝鲜发起了一连串挑衅行动,包括扣押美国间谍船,刺杀朴正熙等等,半岛军事形势骤然紧张,金日成以此为契机,全面整肃部队的高级官僚,其中包括了军事反对派的核心人物——劳动党中央政委会委员、内阁民族保卫相金昌凤,劳动党中央政委会候补委员、人民军总参谋长崔光以及劳动党中央政委会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局书记、原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许凤学等高级将领。

确保自己地位的斗争刚刚结束,围绕接班人问题的斗争又展开了。考虑到当时自己几个儿子的资历问题,金日成起初并没有指定金正日为接班人,而是将这个希望寄托在弟弟身上。1970年金日成60岁生日时,朝鲜突然以修改宪法的形式确立了其弟金英柱二号人物的地位,以此来保证金英柱能顺利接班。但是金正日不甘寂寞,逐渐在身边聚拢起一帮支持自己的人,通过一系列的动作,在仅仅4年之后的党代会上,金英柱就被以“没有事业心,没有好好辅佐金日成”为名遭到批判,金正日随即被确定为接班人,金英柱最终被降为副总理,之后被彻底边缘化。

在消除叔叔的威胁之后,金正日还要面对自己弟弟的威胁。在支持弟弟的阵营中,以劳动党中央书记、国家副主席金东奎和副总理南日大将最有代表性。不出所料,南日在1976年一次外出巡视的过程中遭遇离奇车祸,当场死亡,而金东奎则在1977年被冠以“毒害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纲领罪”,开除党籍,并关入政治犯收容所,之后生死不明。

一直到1986年,金日成公开宣布接班人问题已经解决,朝鲜劳动党关于人事的内斗才告一段落。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东剧变给朝鲜也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一批从苏联归来的年轻军官开始激烈的批评朝鲜的体制。为了保持主体思想的唯一性,维持金氏政权的统治,金正日毫不留情的开始向军队动手。在这批苏联留学归来的军官中,20多人被处决,300多人被免职。这之后,金正日还命令凡是1986年以后到苏联军事教育机关留学的军官、将官以及驻莫斯科大使馆的武官、副武官全部逮捕,其他凡是留苏归来军官都要接受重新的审查。这次清洗彻底消除了朝鲜军队中的苏联影响,确立了金氏家族私属部队的性质。

此后,在金正日的统治过程中,劳动党的架构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与政敌的斗争也不会通过什么开会来解决了。他依靠着秘密警察和军队的情治机构,对各种威胁他统治或者有害于他统治的机构、单位和个人实施无情的清洗,其中大多数为直接的肉体消灭。

1997年,时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书记的黄长烨经由韩国驻华使馆叛逃到韩国,成为金正日执政期间最严重的一起内斗事件。黄长烨长期在朝鲜劳动党内主管意识形态,是主体思想理论化的重要功臣,但是金正日上台后,黄逐渐被边缘化,据说他叛逃的直接原因是在外访时没有募集到足够的粮食。

黄长烨在北京躲进韩国使馆,金正日当即派出多批杀手要将他置之死地,但被中国政府阻拦,在中国的斡旋之下黄长烨经由第三国到达了韩国,而他留在朝鲜的家人和亲信则被全部清洗。黄长烨到达韩国之后,在韩国前总统金泳三的策划下,到处演讲出书,将他所知道的朝鲜劳动党高层的所有事情都公诸于众。终于,2010年的10月10日,也就是朝鲜劳动党建党65周年纪念日当天早上,黄长烨被发现死于家中的浴缸内。韩国方面公布的死因是正常死亡,而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实在不能不让人联想到这是朝鲜某部门的“献礼之作”。

除了黄长烨,金正日执政后期倒霉的还有他的铁杆朴南基。2009年,内忧外患的朝鲜经济形势迫使金正日开始推行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朴南基作为计划财政部部长主导了其中主要的货币改革。但是由于这场改革始终没有遵循经济规律,而是领袖意志的直接产物,反而造成了更大的危害,朝鲜经济陷入崩溃的境地。为了转移矛盾,金正日毫不犹豫的抛出了朴南基,污蔑他“作为大地主的儿子,潜入革命队伍,蓄意置国家经济于死地”。朴南基随后被枪决,其亲信也一个不留全部被清洗。

金正日在2011年末去世之后,其子金正恩接班,从而掀起了更胜其父的党内清洗的狂潮。到目前为止,金正日安排的七位“辅政大臣”(也就是除金正恩外为金正日扶灵的另外七人)已经有五位被解职或者处决,其中包括了金正日的妹夫,一手扶持金正恩上台的张成泽。除了清洗的人数不断上升之外,清洗的手段也是花样百出,韩国媒体甚至传出了所谓公开“犬决”和“高射炮处决”等残忍的手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