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8日星期日

张思德是否死于炼制鸦片?


1,中共在延安时期靠种植和贩卖鸦片来弥补财政赤字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这方面研究最为系统的是台湾史学家陈永发的《红太阳下的罂粟花:鸦片贸易与延安模式》(1990年12月《新史学》一卷四期),此外还有不少实际材料如:《红太阳下的罂粟花:1940年代边区鸦片经济》、《大烟是共产党的大救星》、《革命的鸦片战争》以及中共当时的边区财政材料
法学家于浩成谈延安种鸦片

2,“张思德死于炼制鸦片”观点的提出

最早公开提出“张思德死于炼制鸦片”的是北京学者张耀杰
张耀杰说,他几年前曾亲到延安的南泥湾实地考察过,“据当地政府官员讲,南泥湾本来是延安地区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极其野蛮落后的方式砍伐烧荒后,种植了大片的鸦片,《为人民服务》中的张思德,就是在烧制烟土的过程中被活埋在窑洞里面的。”
张耀杰还说,据他的研究中共党史的朋友告知,这些事情在中共内部文献中也有记载。但毛泽东却欺骗了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把南泥湾种鸦片说成是种庄稼养牛羊,而炼鸦片的张思德则被说成是烧木炭。

3,对“张思德死于炼制鸦片”的质疑:生产条件不需要室内

有的质疑认为:张思德不可能是死于炼制鸦片,因为“鸦片的生产条件很简单、技术要求很粗陋”,在露天即可完成,根本不需要窑洞:


甚至还主动为东印度公司的印度产鸦片代言,认为印度生产的鸦片都可以在露天完成:


4,“鸦片生产”恰恰是在室内进行的

前面一部分的质疑主要是用凭空猜想的鸦片的生产技术(质疑者后面承认自己不懂技术!),想当然地推断出不需要窑内(室内),所以如果张思德死在窑内,那么必然不是死于炼制鸦片。

这个质疑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尤其是凭空胡猜的所谓“鸦片生产技术”(质疑者大概想当然地把自己当成鸦片生产专家了?),有大量的图片证明鸦片炼制是在室内开展的:
中国:鸦片提炼与检测

如上图即为展现中国鸦片炼制技术的场景插图,资料来源为OPIUM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清晰显示这是在室内进行鸦片提炼。中国人的发型和服饰特征十分清晰,更证明这是清末以来的技术传统。

那么,张思德死在室内(黄土高原的室内即窑内)炼制鸦片现场,有什么奇怪吗?

至于前述所谓的“印度生产鸦片在露天即可”,更是有大量的图片可证实:印度产鸦片同样需要室内,或者换句话说,几乎整个鸦片的生产流程都是在室内进行的

搅拌室(mixing room):

固定成球状

干燥

仓储

以上几步,全都在室内进行,哪里会有什么想当然的“连个棚子都不需要”?

诚然,倘若中共仅仅是小批量零散制造鸦片,那么露天勉强可以,但如果要大规模生产,那显然必须仿照上述印度的生产流程,才能有稳定的生产条件来生产数量极其庞大的鸦片。——而事实证明,中共在延安时期生产和贩卖的鸦片数量是极其庞大的:
上表所说“特货”即为鸦片

如此大量的鸦片,显然必须在室内生产,才能保证稳定的生产条件和环境。


5,室内生产鸦片也有掩人耳目的需要

即使在延安时期,也有反对中共种植和贩卖鸦片的声音,甚至来自中共高层
边区政府里一直有人反对经营土特产这种生意,有几位老同志还给毛泽东写了两封信,历数经营土特产的弊端。另外,西北局的一些领导,包括司令员高岗在内,都是一个意见:“宁可饿死,也不能做这个买卖。”
为此,毛泽东固然是打着“革命”和“抗日”的旗号,为种植和贩卖鸦片辩护:
毛泽东又召见南汉宸(陕甘宁边区财政厅长兼边区参议会秘书长,主抓鸦片种植工作),嘱咐南氏:“我们要向人民说清楚,向全体干部说清楚,使大家都了解,我们不得不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抗日和革命。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必须牺牲一切。”
那么,数量如此庞大的鸦片,显然更不可能在露天如此招摇地公开生产和炼制,而必须在室内完成。这也解释了:1)为什么要让隶属中央警备团的张思德从事这样保密性要求高的工作;和 2)为什么罕有当时的记者报道延安鸦片生产的情况。

6,7-9月是陕西降水集中期,显然只可能在室内/窑内持续生产

气象专家的判断
陕西省位于青藏高原东北侧,……,一年当中降水主要集中在夏秋两季。

更有专门的降水抽样论文
通过大气运动研究陕西降水规律,文中的结论非常清楚:
从全年演变特征来看,全省降水集中在7~9月

7,中共后期甚至开始提炼更高纯度的吗啡,这个就更需要室内生产环境了
上述图片揭露了另一个更加残酷的事实:后期,随着中共鸦片炼制技术的提高,中共已经可以对鸦片进行精加工,生产出“砒子”(一种吗啡类产品),成瘾性更高,危害性更大。而且这个时候中共生产出来的鸦片已经相当巨量了:
(六)特货问题:
至四九年十二月止,特货库存除十五万两作为提砒子用外,……
而这些吗啡都是外销的,在中共控制区是严禁吸食的。最终祸害的还是国统区的老百姓。

8,搞笑的是,以技术原因提出质疑的五毛马上承认自己不懂鸦片炼制的技术:


五毛这样急急忙忙跳出来否定“张思德死于炼制鸦片”,无非是想为已经颜面扫地的种大烟的共产党挽回一点颜面罢了。可惜,自己亲口承认不懂技术的五毛奴才,却跳出来大谈技术妄图翻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呵呵,满嘴的污言秽语,只能证明这样的奴才的心虚和傻逼本质啊。

9,结论

简单总结一下:不管是传统还是流水线生产的需要,抑或是保密的要求,都有相当的证据可以证明延安的鸦片生产是在室内进行的,所以“张思德死于炼制鸦片”是完全可信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